钢铁企业应如何“去杠杆”?专家支招

2018-03-19 10:08:47    来源:西本新干线

  • 分享到: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董瑞强 近两年,钢铁行业去产能力度空前,但企业债务问题依然没有实质性突破。如何降杠杆、为企业减负?已成为目前业内广泛热议的话题,行业也在尝试用不同方式化解难题,而市场化债转股正是其中一种重要途径。

  日前在政策层面也释放出了一些积极的信号——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在两会记者会上称今年要对具有发展潜力的钢铁、煤炭企业开展市场化债转股,优化企业债务和治理结构。积极稳妥处置好债务,及时发现并化解处置风险隐患,进一步落实“有扶有控”差别化的信贷政策,积极推进市场化债转股。

  徐向春对经济观察网说,从政策层面来看,中央和地方都希望在上一轮债转股实施经验的基础上,把钢铁行业债务水平降下来。但目前面临的困难很多,银行对实施债转股的积极性并不是很高,企业“融资难”,仍需通过吸纳其他投资者和第三方资金,建立债转股基金,通过市场化方式降杠杆。目前,这些都处在探索过程中。

  2017年钢企利润大涨,但负债率仍较高

  随着去产能的深入推进以及钢企效益的持续好转,去年一年时间,行业高杠杆率虽有所下降,但仍较高。

  据中钢协公布的数据,2017年中钢协会员企业累计实现利税3018亿元,实现利润1773亿元,均大幅高于前年;2017年末,中钢协会员钢企资产负债率为67.23%,比2016年末下降了2.56个百分点,大于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0.6个百分点的降幅。

  与此同时,企业负债率的偏高也造成了财务负担过重,影响企业长远发展。中钢协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介绍,2016年中钢协会员企业财务费用为891亿元,吨钢财务费用超过140元,相比金融危机前,增加近100元,占三项费用的35%。

  徐向春分析称,只有把过高的负债率降下来,行业企业才会有健全的财务结构,目前吨钢财务费用仍超过100元,这是比较高的。而有的民企吨钢财务费用非常低,与之相比,盈利水平有很大差距。这在目前利润丰厚情况下,过高的财务费用尚显不出多大影响,一旦市场转差,势必增大企业负担。

  就在一年前,中钢协还专门针对此问题召开了“去杠杆、防风险、增效益”座谈培训会,这对今后整个行业的“去杠杆”工作起到了重要引导促进作用。当时参会的专家对经济观察网透露,“钢厂普遍认同行业存在的资产负债率偏高、债务负担过重等一系列问题,制约了企业的长远发展和转型升级,所以他们很希望通过债转股等手段摆脱这一包袱。”

  刘振江说,“去杠杆”是对钢企资本结构和资金结构的根本性优化,对企业战略性发展影响重大,目前大企业多数负债率高,应属于“去杠杆”的重点企业。他认为,“去杠杆”不可坐等,要主动上手。

  彼时提出的债务处理目标是——用3到5年时间,使整个钢铁行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降到60%以下,其中大多数企业资产负债率处在60%以下的优质区间。而目前钢企资产负债率为67.23%,仍处于较高的水平。

  2018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五年来,积极稳妥去杠杆,控制债务规模,增加股权融资,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连续下降,宏观杠杆率涨幅明显收窄、总体趋于稳定。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屈秀丽介绍道,钢铁行业总体负债率虽偏高,但差异也较大,部分企业资产负债率和财务费用下降明显,高的达到80%-90%,低的只有30%-40%。同时,钢企银行贷款规模相对平稳,去年财务费用同比下降3.48%。“尽管去年行业整体资产负债率同比实现下降,但行业仍面临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她认为。

  如何去杠杆?

  徐向春认为,在供给侧改革前期,整个钢铁行业去产能最繁重的任务已基本完成,现在随着行业盈利情况的大幅好转,提高产业集中度和降杠杆就成为了现阶段面临的主要任务。目前有这几种主要途径:一是通过自身盈利来偿还债务,另一种是进行资产处置,第三种就是依靠市场化债转股的方式。

  “去年以来,钢铁企业的利润虽都不错,但仍有很多前期欠帐要还,况且国家的环保压力空前,今年还在持续升级,在环保设备更新和技术升级上,企业也需要更多资金投入,所以不可能拿所有的利润去还债。”他讲道。

  早在2016年12月,中国银监会、国家发改委、工信部联合发布了《关于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金融债权债务问题的若干意见》,要加大对兼并重组钢铁煤炭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严控违规新增钢煤产能的信贷投放,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对主动去产能的钢铁煤炭困难企业进行贷款重组。据称,目前银行已很难向有违规新增产能的钢铁企业贷款,而对于贷款重组,银行也不太积极。

  而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屈秀丽看来,企业是“去杠杆”的主体。钢企应抓住这一轮市场机遇,借鉴其他企业成功经验,以市场化理念积极推进“去杠杆”。企业要加强资金管理,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同时要加强与政府部门和金融机构的协调,争取多方支持。

  今年1月25日,国家发改委、央行、财政部等七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实施中有关具体政策问题的通知》。该文件在股债结合方式、资金来源、实施对象、债权类型以及金融工具等多方面放宽了实施要求。

  她建议钢企要利用好资本、债券两大市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减少对银行贷款的依赖。通过发行企业债券替代银行贷款,减轻付息压力。要进行资产证券化和资本运作,开展项目融资,以扩大资本金,降低负债率。同时还要积极引入社会投资者,成立各种投资基金。

  就在十天前,安钢集团与建行合作的市场化债转股项目首期首批16亿元资金已顺利到位,安钢市场化债转股项目取得了阶段性突破进展。此次项目基金总规模100亿元,分三期实施:首期规模30亿元;二期30亿元;三期40亿元。但由于资本市场规模不断收紧、资金成本持续上扬,安钢债转股首期资金分成两批,其余14亿元后续将到位。

  徐向春认为这对行业是一个积极信号,意味着钢铁行业实施债转股从以前框架性的协议进入到了实质性操作阶段。这将为行业企业提供借鉴和经验,增强实施债转股的信心。相对其它大银行而言,中国建设银行在债转股、降杠杆方面的探索走在了前面。

  不过,实施债转股的成效不尽相同。去年有几家破产的钢铁企业,比如东北特钢重庆钢铁,实际上也有债转股成分。徐向春说,这种形式的债转股对债权人造成的损失可能就比较大。

  “所以要在行业持续好转时,及时把企业一些深层次问题加以解决,而现在整个钢铁行业正处于盈利比较好的时期,起码未来一两年可以继续维持这种良好的局面,企业资产不贬值不缩水,这对于企业实施债转股是一个良机。”他说道。

  然而,目前国家对化解过剩产能过程中的债务处置诸如去产能涉及的债务重组、债务核销以及兼并重组企业经营困难情况下如何进行债务处理等问题,尚未出台明确政策。

  屈秀丽解释称,在去产能过程中,大部分企业都是部分产能退出,资产相对易界定,但因为不是独立法人单位,对应的债务难以分割,其融资渠道涉及金融机构和非金融机构较多,资金来源复杂,债务认定困难。据了解,近期国家正在研究制定债务处置相关政策。

(责任编辑:田甜)
标签: 杠杆 钢铁 专家
  • 分享到:

资讯编辑:田甜 15981879377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直接决策建议。如无意中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联系与处理。

Copyright © 2005 - 2015 中钢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全国咨询/投诉电话:400-700-8508 E-mail:kefu@zgw.com 豫ICP备 140189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