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群:下半年宏观经济政策还会继续宽松

2020-07-24 10:41:02    来源:新浪财经      关注

  • 分享到:

我们研讨会的时点不错,上半年经济数据刚公布,起码从香港这边来讲好于预期。在数据公布之前,大家预测都在2%左右,好的有2-2.5%,1%的都有,但没想到二季度达到了3.2%。所以,很多人包括丁首席刚才也说到,呈现的一种V型反弹。从二季度全季度来看,令人鼓舞。

  二季度可以说是V型反弹,但真正的V型反弹是在六月份,六月份可以说是“火箭式”反弹。从四五月份的数据来看,工业增长虽然还不错,但消费投资都很差。所以四五月份的数据出来后,市场都没有预计3%以上的增长,但六月份的复苏大大快于预期了,使得整个二季度出现了比市场预期好得多的表现。这当然很好,但在总量GDP增长好于预期的情况下,有六大非均衡性,这几点都很重要。

  从我个人感觉来讲,宏观经济的角度来看,最大的不平衡是供需不平衡,也就是供给是快于需求。因为供给,从工业生产包括服务业(服务业稍差一些),一二三产都是转正的,而且工业转正的很不错,达到4%以上。但看需求方,最主要是消费,消费就很差了,目前只有零售总额,它不是完全的消费,它是大部分的消费,零售总额二季度是-3.9%,这还没有看通胀,通胀还有2.3%,所以要从零售总额来看负的很多,这表明消费负得蛮多的。投资整个上半年也是负的,但是二季度是按照累计增长来看,把二季度剔出来是转正的,但消费下降这么多就拖累了整个内需。出口还是不错的。统计局算GDP增长速度是从哪个角度算的?以前我们搞宏观经济的都知道,大部分是支出法,按需求方面来算的。但是从需求方面计算,我们算一算,如果把零售总额和其他消费都考虑进去,固定资产投资和进出口税,总感觉难以转正。需求肯定是比供给要差,我估计二季度难以转正,也可能转正,但转正的不多。这里我不是说统计数据有问题。实际上我们忽视了另外一点,供需之间还有库存的问题,库存还没有统计。我们用供需减掉库存,宏观来看是这样的。所以,我们理解,二季度GDP确实转正达到3.2%,供给是达到了这样的水平,但实际上来讲内需没有达到,这用什么补充?用库存补充,库存增加很快。这种不平衡最为重要,这就是为什么大家在数据公布之前都觉得没有这么高,很多是从需求角度,因为短期和习惯来讲还是从需求的角度来算的。三驾马车,我们很少谈到库存,但这次库存是很大的变量。这么说,其实数据还是对的,只是表明它的含义,企业为什么增加库存呢?一是复工复产比较快,也不管卖不卖得掉,赶快拼命来补生产,这是对的。这也可以说是企业的理性选择,当季并没有卖出很多,但是预期下半年内需消费会更快的复苏,这样先生产,下半年和明年也能卖出去,有这样一个含义在里面,当然这个含义也是积极的。

  上半年大致的情况,从我感觉来讲,二季度是不错,但是我对六月单月反弹的持续性还是持一点谨慎态度。我觉得供需关系不平衡,要认清楚库存的含义,库存对下半年的含义,这意味着下半年如果消费上不来,需求跟不上的话,可能生产也会拖下来。需求没上来,就慢点生产,因为一二季度刚好是复工复产,复工复产达到一定水平以后,我就要看看销售的情况。这是上半年。整个上半年是-1.6%,当然这是有疫情的原因,但是光-1.6%在全世界主要经济体里肯定也是最好的,但小经济体受疫情影响很小,转正比较多,但我们谈的主要经济体中应该是最好的。

  我们再说下半年,二季度这么好的情况,各位首席学家都在往上调预测。在数据公布前,全年预测都是1-2%之间,2%以上的都不多,但现在都往上调了,调到2-3%之间,大概是2.5%更多,各家预测不一样,下半年有很多的不确定性,现在可以做预测,但并不能因为二季度超预期的好就断定下半年的局面非常乐观。因为下半年还有很多不确定性,我感觉最大的不确定性还是疫情。上半年我国-1.6%,一季度-6.8%,全世界的国家都深度负增长,都是因为疫情。所以,疫情是主导今年宏观经济的主要因素,是主导各个国家宏观经济的主要因素。上半年是这样,下半年也是这样,因为疫情还没有结束,所以下半年还是要看疫情。起码我国对疫情是表现最好的之一,起码三月份基本平息了,但我们对下半年依然不能过于乐观或者掉以轻心。因为从六月份北京又出来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出来的,最近新疆又出来了,所以不能排除下半年还会有各个省市大家都觉得挺好了,它又来了。香港又是有第三波暴发了,也是莫名其妙,这次新冠疫情和以前的SARS很大不同,胶着性、黏性更大,这一点要注意。我相信我国的疫情抗疫工作做得最严格最好,我不觉得它会大规模暴发。但前一次北京出现的情况,还有新疆这两天的情况,这种情况还会出现,特别是全球疫情没有改善的情况下,不断的有输入,输入没有控制好又会传染过来。所以,下半年疫情会保持进一步平息和进一步的改善,但零星的像北京、新疆这种情况也不能完全排除。虽然就是几十个几百个确认病例的问题,但它会使得整个抗疫工作持续下去,抗疫措施不能解除。实际上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包括全球的其他国家,它并不在于多少人确诊、死了多少人,或者是在医院里拥挤,关键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是在于抗疫措施。“封关”的这种措施,还有一系列的这些措施。这些措施使得消费也消费不了,想上班上班不了,香港这次第三次暴发,大家又开始在家里上班了。所以,疫情是零星的,但会使得我们非常谨慎,从政府来讲会使抗疫措施加码,像香港也在加码。这次主要是消费问题,从消费者来讲会保持谨慎,即使离北京还有几千里远,但我本来想去看电影吃饭的又不出去了。所以,咱们国家疫情的情况怎么样,直接的落脚点和抗疫措施会解除到什么地步,这对于消费包括继续的复工复产是决定性的,所以我认为疫情仍然是最大的不确定性

  全球疫情,即使国内平息了,但在全球疫情没有平息的情况下,还要保持各方面的警惕性。因为输入类的疫情,国内对输入控制比较好,北京、上海机场发现马上就隔离了。香港这几天为什么又出现了第三次暴发的,很多源头也不知道,大家分析最终还是从外国回来的留学生和一些劳工。他们来了以后,香港的隔离和控制没有内地那么严,他们还回家了,回家后也管不到了,就这样传染开了。所以,全球疫情不完全平息,我国的疫情也很难说完全平息。所以,抗疫措施多多少少会在,这会影响到下半年特别是消费,我们指望消费在下半年转正,转正是肯定的,但能够转正转多少呢?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疫情。

  第二个新的不确定性是水灾。刚才王教授也有一张图,长江中下游大面积的水灾,虽然不能和1998年相比,但也是1998年以来最大的了,这对经济和通胀的影响都是不可忽视的。当然水灾和疫情没法比,水灾不会像疫情这么胶着,也就是几周或几个月就会结束的事情。但最近还在水灾的高峰期,这也是一种不确定性。

  第三个不确定性是中美脱钩加速,中美之间的冲突。当然,口水仗打得比较多。对华为、高科技、金融切断中美结算等等,这就炒起来了。切断中美美元结算是很大的事情,美国人也有谈论这个问题,我们也在担心这个问题,这倒不会直接影响到宏观经济,但是对消费者的情绪、消费信心和投资信心都很重要。如果有很多内地朋友说,要存美元了,我说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中短期内不会到这个地步,但长远不好说,但他担心的话消费和投资都会比较谨慎,特别是小企业的老板也搞不明白,心想以后美元没法兑换就麻烦了,这也是一种不确定性。

  第四个不确定性,我国的情况比较好,但全球很差,下半年也会继续很差。我国的低点是在一季度,全球来说低点是二季度,但二季度是不是最低点也要看三季度怎么样,像美国和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二季度都是双位数的负增长。下半年,从目前看三季度,疫情是主要的原因,疫情在进入三季度以后,起码在很多地区,包括北美、拉美、南亚、中东、非洲是在冲高的,而不是平息。现在疫情除了个别国家,中国基本平息;东亚基本受控,包括日韩;欧洲是大幅回落。昨天我看到荷兰5万多了,不知道怎么回事,除了这些个别国家之外,欧洲的主要国家都从原来的四五千到了一两千或者几百,大幅回落,这是好的一面。但另一方面,以美国为首在冲高,美国昨天7万多了,还有印度和巴西。所以,全球疫情的不确定性更大了,二季度是低点,三季度是低点,还是会到冬天二次暴发,这个都不知道。全球疫情的不确定,意味着我国的疫情也不能完全结束完全放心。下半年全球经济和全球贸易会怎么样,肯定会很差,是不是比二季度更差,这个现在还不知道,也要看,这就影响到咱们的出口。整个二季度的出口,包括上半年的出口都不错,因为我们在东盟下工夫,东盟增长比较快,另外还有一些疫情的相关产品:口罩、清洗液之类的支撑了我们的出口,但下半年怎么样呢?东盟方面还会继续增长,疫情相关产品可能还会增长,但是否会像二季度这么好也很难说。但如果全球经济由于疫情再恶化进一步下滑的话,即使在疫情产品销量方面继续保持不错,其他方面会掉下来,这也是很大的不确定性。

  所以,下半年还是有很多的不确定性。那么怎么预测下半年?可以说下半年会继续复苏,毕竟咱们国家疫情基本受控,下半年会保持基本平息的受控状态。但不排除北京、新疆这种局部小暴发。疫情如果看基准情景(base  scenario)疫情会继续好转。政策还会进一步宽松。当然宽松的力度怎么样是另外一个问题,宽松的力度可能没有像一季度预期的那么强劲,特别是二季度出来以后,可能力度方面中国会有所控制,但我相信还是会继续保持宽松的。

  下半年还是在二季度基础上继续复苏,复苏的力度怎么样?如果从GDP增长来看,相信下半年可能会高于上半年。但是从二阶导数来看,因为一季度从环比来看,二季度从一季度-6.8%一下子到了3.2%,二阶导数加速度是非常快的,这一点不要指望三季度也会按照这个速度来。三季度一下子到10%,四季度到15%了,这不太可能。前一段大家预期的报复性反弹、报复性消费、报复性复工和投资应该不会出现,这是因为我刚才讲的这几点不确定性,特别是疫情。我相信一直到年底,即使我国想要恢复到去年年底大家自由行动的状态是非常困难的,应该是不会的。所以,消费者虽然警惕性和谨慎程度会减轻,但还是会存在。所以,我不预计下半年有报复性的消费,包括报复性投资和报复性的复工复产。没有报复性的,反弹还是有一定局限的,一阶导数增长速度可能会快于一季度的3.2%,但指望二阶导数、加速度来看不要指望再有这么一个V型。从增长速度来讲,下半年不能说是V型,只不过二季度跳起来了,下半年也是往上的,但整个斜度就差远了。所以,整个来看U型更接近一点。那么预测是多少呢?肯定三季度、四季度会比3.2%高,应该会在5-6%之间,或者说5.5-6%之间,刚才丁爽的意思是下半年6%,这个还是蛮靠谱的。我的预测下半年5.7%,比6%稍微差一点。下半年5.7%,全年就是2.4%,我在二季度数据出来前预测是1.8%,由于二季度大大好于预期,现在提上来了,但我觉得很难走向3%。原因是下半年期望它复苏,但是我不觉得有报复性的反弹的情况。2.4%也是很不错,2.4%的增长如果今年实现了,肯定是全球主要经济体里最好的一个。其他国家大部分是负的,主要经济体基本是负的,包括印度。越南有可能是正的,但越南算不算发达经济体再说了。发达国家主要是负的,而且深度负增长,发达经济体是-6%,IMF和世界银行预测全年是-8%以上,所以,能够有2.4%的增长,一方面表明了我国控制疫情的能力和效果,另一方面也说明了我国经济增长的潜力是不可忽视的。

  当然要达到下半年5.7%,全年2.4%,这只是预测,也只是基准情形下的预测,也不是轻轻松松就能达到的。刚才我讲了那么多的不确定性尤其是疫情,这还是假设疫情不会二次暴发,抗疫工作继续保持良好,同时还需要政策的宽松的支持,政策还是要加码宽松,不能因为二季度好了,政策一放松,下半年5.7%也不容易到来。因为很多失业的情况,一些收入的下降和小微企业的情况还是很严峻的,如果这些没有得到控制的话,会拖累整个经济增长。所以,我相信政策还是要加码宽松。

  首先,下半年宏观经济政策肯定还会继续宽松,进一步宽松,但力度会比前一段预期小一些。为什么还会继续宽松呢,因为疫情这么严重,后来全世界都搞宽松,不搞宽松的话那是不可理解的。

  第二,虽然大家预测下半年继续会复苏,但预测的前提也是政策保持宽松或者进一步宽松,如果说下半年预测5.5到6%之间,如果没有宽松政策进一步支持,也不是那么容易达到的。所以,我相信下半年的政策会进一步宽松。

  两会之前,大家认为经济还会设立一个经济增长目标,离原来的不会差太远,因为在三四月份中央政府还在说要完成今年的发展目标。但是到两会,中央政府根据目前的情况,没有设定增长目标,要设定增长目标是多少他们不知道,但也说了今年要保持一个正增长,把增长目标放宽了很多,这样政策宽松力度肯定也不需要那么大。所以,整个宏观经济的态势就是这样。

  今年宏观经济的特点,由于疫情的原因等于是定向的、选择性的、总量的、是双管齐下。由于疫情原因更重要的是定向的,以救助性为主,救助性就是救助那些失业、收入大幅减少,当然不是整个,而主要是服务业,还有小微企业的。从这两个群体来进行定向救助,这是下半年政策的重点,也可能这不叫宏观经济政策,但是也属于财政和货币政策来推行的。

  当然宏观总量政策,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会进一步宽松,货币政策方面下半年降准空间会有,一到两次,降息的话,一是存贷款利率的降息,这个要看,根据二季度的数据下半年不见得会有。二季度数据出来前,我预计也会有一次,现在就要看情况了。公开市场操作MLF,还是要引导LPR下行,这肯定是确定的。财政政策方面,减税还是有空间,去年减了很多,今年不可能那么大量,减税定向方面会更多一些。另外基础设施投资,前几年没有怎么提上来,政府有意控制杠杆率,今年开始提上来了,空间还是很大。基础设施投资应该来说在下半年是重点。基础设施投资有了新的着力点——新基建信息基础设施。趁这个机会来启动新基建有两个方面的意义,一是凯恩斯主义,新基建投资上来了,乘数效应,而且信息基础设施投资的乘数效应应该大于房地产和其他的制造业。信息基础设施有原件、有部件,带动的作用比较大,这是短期的凯恩斯效应。

  中长期来说,这是我们走向新经济的奠基之作。新经济就是信息经济,智慧经济,智慧城市、智慧交通、智慧家庭、智慧家具。智慧城市的基础设施就是信息基础设施,趁这个机会我们又把新经济走在世界经济前列方面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所以这是非常好的一个选择点。

  下半年宏观经济政策大致是这样的情况,我一直觉得我国的宏观经济政策,财政货币政策还是有上升空间的。因为这个问题讨论比较多,有的人认为没有,我觉得还是有的。比如货币政策,存款准备金率还在9%10%这样的水平,比任何其他主要经济体都高,其他国家没有这个指标了。当年我们也曾经到过6%,现在还有很多可以降准的空间。利率有空间吗?中美之间的利率,美国已经快降到零了,我们存贷款利率没怎么太动,肯定有空间的。大家提到整个货币政策造成的流动性过大,杠杆率的问题,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我的观点是不要把咱们国家的宏观杠杆率看得太大,因为那个指标不是非常科学,以债务除GDP,这和经济结构有关,基础制造业强的国家和固定资产项目多的国家这个比例肯定是高的,另外的我就不说了。

  财政政策方面也是有空间的,当然赤字可能比较大,总的政府债务,即使把地方的隐形债务加起来,和其他国家比也是比较低的。但这个数据我测算也就是接近60%,但是60%是二十多年前欧盟定的标准,现在大家都超过了,也有空间。当然有空间也不一定马上要用尽,根据情况来用,下半年既然是疫情这种情况还是要多用一点,所以,要说建议的话中央政府在宏观经济放松方面要少一点顾虑,加大宽松,保证今年经济增长不但是转正,而且有一个2-3%的增长速度。

  本文观点整理自廖群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宏观经济热点问题研讨会(第10期)上的发言

  (本文作者介绍:中信银行(国际)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责任编辑:田甜)
标签: 廖群 下半年 宏观经济政策
  • 分享到:

资讯编辑:田甜 15981879377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直接决策建议。如无意中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联系与处理。

Copyright © 2005 - 2019 中钢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全国咨询/投诉电话:400-700-8508 E-mail:kf@zgw.com 豫ICP备 14018983号 豫公网安备 41010702002121号